伊羅里斯

這裡伊羅里斯
只要有靈感或突然想到什麼就會寫出文章 通常都是腐向
有時候會寫一些自創角的文章出來
腦洞很大
喜歡的很多都冷cp 而且通常都是敵x主角

喜歡的動漫
排球少年、陽炎project、我的英雄學院、銀魂、Fate、無頭騎士異聞錄、野良神、APH、文豪野犬......以下省略(?)
喜歡的遊戲
LOL(英雄聯盟)、Elsword(艾爾之光)、Maple Story(楓之谷)、OW(鬥陣特攻)

喜歡的動漫cp(依照上面動畫順序,基本上沒有雷的cp,以下只列出全部之中最喜歡的CP,但我是個是個主角總受派,所以主角受的通吃。)
及日(逆可)
Kuroshin
轟出、爆出
高銀
金士
靜臨(逆可)、臨帝、臨吉(三好吉宗)
雪夜
西英、普英、法英
芥敦(逆可)、中敦、社亂

喜歡的遊戲cp
刀E、瑟E、女警組、閃光

只是個小段字罷了,老梗。
在網路上看到,忍不住(

很短,純發洩。

.
.
.


那天,本該屬於勝利的那天,不知為何,雨卻從未間斷。

美國看著跪坐在地上,泣不成聲的英國,握緊拳頭,他絲毫感受不到勝利的滋味,照理來說,他應該感到興奮,他的國民、土地,在此時此刻,終於獲得了解放。

「為什麼...為什麼要離開我啊...!」
用著啞掉的嗓子,英國向美國嘶喊,但美國並沒有回應他,實際上,他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從小時後到現在,這是他第一次看到英國這麼脆弱的模樣。

‘‘阿爾,我會盡快回來的。’’
美國回憶起以前,當英國要離開自己的時候,他總是會賭氣,面對這樣的他,英國總是無奈的笑著。

‘‘好了好了,別哭了,阿爾,有我在。’’
還有一次,英國長時間都沒有回來看自己,他甚至都快以為對方不要自己了,直到過好幾天,終於看到熟悉的人影走向自己,他忍不住哭了起來,見狀,英國急忙把他抱起,輕拍著他的背,安撫道。

在美國的印象裡,英國總是高大、厲害卻又很溫柔的人,他一直都默默祈禱著自己將來能像他那樣,甚至是超越他,但,英國的這副表情,他從未料想過。

「明明...曾經是那麼高大的。」

他不自覺得將心聲露出,卻被愈來愈大的雨聲掩蓋過,明明自己終於可以與對方站在同一條線上,可對上哭泣的英國,自己卻手足無措的像個智障一樣。

只是一個腦洞


某次會議中—>照常的米英吵架—>亞瑟使用魔法結果因為意外反彈到自己身上——>亞瑟變回政治婚姻時期的小亞瑟(和親分結婚時期)—>和親分整天膩在一起

大概就是...

「美國!!說過多少次了,先吃完東西再說話!」
對著邊咀嚼食物邊講話的美國,英國絕不可能忽視,不顧法國強烈的阻止,站起來就是一連串說教。

「說到底,你就是因為整天吃這種垃圾食物才會一直變胖,還有!這次的議題給我想清楚再做發言啊笨蛋!」
聽到這些話,美國皺起眉頭,回嘴道

「這樣說的話,英國你自己還不是一樣!每天都吃那些生化武器,身體才變會這麼虛弱,而且明明都已經是老爺爺了,還整天妄想什麼妖精、魔法之類的東西,你不會害躁嗎?!」

「...!!妖精先生是存在的!可惡...既然這樣就讓你看看不列顛的實力!ほあた☆!」

「小少爺!你是想把這裡弄毀嗎?」
看到英國不顧一切的拿出魔法杖時,原本還在旁邊感嘆這兩人的法國迅速地將英國的手臂往後拉,導致原本指向美國的魔法杖反而指向英國,

‘‘碰——!’’
突然一陣煙霧散出,籠罩著三人,

「咳咳!!...英國!喂,沒事吧?!」
因此景而愣住的眾國,聽到法國的聲音而回過神,急忙將英國周遭的窗戶打開,只有西班牙一個人坐在原位,

「每次都搞一堆事情出來,適可而止一點啊,臭眉毛!」

口氣帶著憤怒,對上西班牙的罵聲,居然沒有聽到英國的反駁,取而代之,從漸漸散去的煙霧中隱約可以聽到講話聲。

「... España...?」
對於這稚嫩的聲音和熟悉的稱呼,法國已經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此時煙霧已散去,一個和英國極為相似,但卻年輕許多的人站在那,神色慌張。

「沒想到有生之年還可以看到這時期小少爺!!哥哥我好感動!」
法國走到那孩子身旁,正想將他抱起時,對方卻連看他都不看他一眼,全力跑到坐在後面的西班牙身邊。


.
.
.

之類的東西,這已經是我的全力了!!佔tag十分抱歉(
我預想中的政治婚姻時期的亞瑟一定和安東尼奧lovelove,然後對安東尼奧很坦率,
「不要隨意接近España!你這變態鬍子!」
小亞瑟云:試圖接近Sir的都是害蟲!
之類的...

其實只是因爲看到P站一位大大的新刊,卻沒有買到很難過,所以想看到這個梗的文...(缺同好又缺糧食)
拜託誰來寫這個糧食啊啊啊qqq


似乎有人已經翻譯過了,但我自己沒找到,所以翻譯了一下那三封信qqqq


翻的不是很好請見諒。

第一封信:

給主人

雖然為了變強而踏上旅途,
結果我還是去了之前的主人——沖田君的身旁,
你會對這樣的我生氣的吧......
但,希望你能原諒我,
我,肯定現在也一直停在原地,
為了往前進,我必須待在沖田君的身旁,整理好心緒。

第二封信:

給主人

沖田君病倒了,就像我知道的那樣,
然後他會在之後的戰鬥死亡,留我一個人。
想起來,我當初可能是希望自己和沖田君一起消失在歷史的黑暗中,又或是比他還早先走吧。

之後武士的時代結束,
我作為刀的本分也就此結束,雖然很留念,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不是嗎

第三封信:

給主人

被沖田君說了:「你到底在做什麼!」
當然,並不是他發現我是誰了,
但他是這樣認為的「他在重要的任務中,回去探望正在重病的我。」
他說「別把我當成你丟下任務的理由,我很困擾!」

......也是呢
我只是一直看到過去的話,也幫不上什麼。
所以......我決定忘記沖田君了。
如果、這是他所希望的話。
忘了他,成為你專屬的刀的時候,我就會回去,絕對。

佔tag很抱歉,看到白色喪服的含義之後忍不住。


「早知道,當初就一起去了。」
像是在呼應話語一般,他的雙眼只剩下空洞。

「我,果然最討厭自己了。」
抿緊雙唇,窗外的櫻花仿佛是在嘲笑他一般盛放著,剎那,眼淚流下,但能幫他拂去眼淚的人,早已不在世上。

——獻給依然深愛著沖田總司的他。

想宣傳一下

不是來更文的,很抱歉,算是來宣傳的

想藉由角c來增進自己對角色的理解及文筆

https://www.plurk.com/Naruhodoryuichi


這裏在噗浪開了一個成步堂的角c 有興趣的人可以來互動看看 不過我是主推成步堂受的 所以wwwww

怕被封鎖所以採用粉絲團
希望大家可以多給點意見qqq

之後可能會開個排球少年的角c

踏入 中(及日)

各位非常抱歉
拖了很久 最近家裡發生一些事情



日向一直很疑惑,為什麼那天及川要主動邀請自己當朋友,

明明很受女生歡迎,而且人又很溫柔...嗯,雖然有時候給人的感覺很不像年齡比自己還大,但是很幽默,想來想去,日向還是找不到可以及川接近自己的理由,晃了晃腦袋,日向把疑問拋在一邊,反正也不會損失什麼,而且還可以請及川教自己排球,想到這裡,日向的雙眼不由得一亮。


「這麼說來,及川桑不是影山的前輩嗎,說不定可以問出影山的弱點,找一天打敗他,讓他不能在小看我!」

日向正想拿起手機傳簡訊給及川時,手機突然想了起來,讓日向差點把自己心愛的手機摔在地上,打開手機,發現是及川打來時,日向開心的接起。


「喂~請問是及川桑親愛的小不點嗎?」


親愛的小不點───自從上次跟及川成為朋友後,他們兩個一起出去了不少次,有一天,他們互相聊天時,及川突然惡趣味靠近日向耳旁親聲說道,這讓日向瞬間起雞皮疙瘩,瞪向及川,只看見他裝作沒事的在吹口哨,那之後只要及川心情一好,就會如此叫日向。


「及川桑!說很多次了!別這麼叫我!我不矮好嗎!」


「欸~可是在及川桑的心目中,小翔永遠是最可愛的小不點阿~?」

日向高昂的聲音讓及川不禁想惡作劇一下,他揚起嘴角,把口氣用的很無辜,卻引來日向更大的反彈。


「我才不是小不點!而且我已經高一了!」


「呵呵,好好~可惜還是比我小,不開玩笑了,小翔這星期日有空嗎?」


星期日?日向看往日曆,確認自己的安排,剛好,六日那兩天都沒有任何事情。


「沒有,及川桑有事情?」


「嗯...不想來練練排球嗎?」

及川問道,他其實原本是沒有任何打算的,不過每次用這個理由,日向總會變得興奮起來,他開心時的雙眼、聲音,都讓及川覺得無比可愛。


「想!這次及川桑也要托球給我喔!」


「好,那星期日早上八點,可以嗎,別遲到喔~」


「我知道了,才不會遲到呢!」

日向掛掉電話後,倒在床上,想到星期日又可以盡情的打排球,他根本毫無睡意,更何況托球給他的人是那麼厲害的二傳手,就更睡不著了,畢竟及川跟影山的托球給人感覺完全不一樣,平常放假影山也不一定會出來,想到這,日向就很感謝及川每次都陪自己練習一整天。


「及川桑,謝謝。」


此時,及川也正打算休息,他躺在床上,似乎正想著什麼。


「小翔...謝謝。」

及川看著天花板,明知道對方聽不到,他還是說了出口。對及川來說,日向就像照亮道路的太陽一樣,日向的存在,把自己內心黑暗的部分給驅散掉,至少從日向出現後,自己不會那麼在意影山的事情了,及川曾經以為自己會一直活在影山的陰影下,可是現在因為有日向在,他變得想前進,也想跟日向一起打排球,他想,如果在國中時就遇到日向,是不是自己就不會放棄許多珍貴的事情了,也不會讓其他人再那麼擔心自己,不過這是不可能實現的事情,但最少他還能把握住現在,他不想放棄一切,尤其是日向。

「不能在像之前一樣,等到失去才開始前進了,這次,必須由我自己主動去把握住。」

說完,及川也漸漸進入夢鄉。


踏入 上 (及日)

不好意思 拖了兩天!!!文章在此!接下來還有中跟下篇!文筆不太好請見諒!

本人是屬於越寫越莫名的類型,如果有出錯請告訴我,謝謝!






及川徹討厭努力型的天才,


因為對方僅僅是往前踏一步,自己就像被丟下般,

不管怎麼伸出手,怎麼大喊,對方只會越走越快,連頭也不回。


「及川前輩,恭喜得獎。」


眼前比自己矮了點的後輩開口,雖然是祝賀的話語,可及川卻開心不起來。


啊啊───為什麼命運要讓我遇到他呢?

原本臉上還是笑容的及川用著冷淡的眼神看向那位後輩,抿了下嘴,什麼都沒講然後從他身邊走過。



''你也是時候從影子下走出來了吧?不覺得自己很可笑嗎,及川徹?''

突然一股聲音傳來,那是及川最不想聽到的話語,於是他假裝沒聽到,重新揚起笑容迎接掌聲。



將時間轉青城與烏野的練習賽,及川徹終究沒走出那道陰影,聲音也不時在腦中迴盪起。



「真想把你徹底擊碎啊,小飛雄。」

小聲道出,雙眼盯著自己國中的後輩,面對這種天才,

及川就像為了防止自己受傷而豎起銳利的尖刺。


「吶!大王!!也瞄準我這邊麻!!」


「大、大王?!」

充滿活力的聲音把及川的思緒應是拉回來,朝著來源看去,是自己沒見過的人,雖然小隻,但從他身上傳來了溫暖。


接著又到及川發球,在感嘆對方終於將球接起來的那一瞬間,


剛剛那個稱自己為大王的小不點就用著極快的速度到網前並跳起來。


「!」

正想移動時,及川看到了他的眼神,突然覺得自己像是被烏鴉盯上的獵物,雙腳就這麼停住。


最終,烏野贏了青城。



看到影山的樣子,及川發現當初的王子已經改變,原因不用想也知道,對於這點,及川笑了出來。


「陪伴王子的小烏鴉嗎,還真不適合啊...」


及川內心充滿苦澀感,畢竟影山是他最討厭的類型,

原以為影山會就此止步的及川,怎麼也沒想到會有改變影山的存在出現,對他來說這就像是個懲罰。


「連讓我存在的餘地都不給我嗎?一次也好,我也想成為天才啊。」


不曾有人聽到過及川示弱,他的微笑將他自己隱藏的很好。


「出去晃晃好了。」

穿上薄外套,打算去附近公園讓自己冷靜一下,明天還有練習,不能因為自己而拖累了全隊。


「啊,大王!」

熟悉的聲音和叫法,及川回過頭一看,


「從上次就很好奇了,那個大王是什麼意思呢?小不點?~」


不出所料,是上次練習賽的小不點,強烈的陽光使他看起來更耀眼,

不過那個叫法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小?!...那、那個是...唔...就是...」

日向慌張的想說些什麼,但似乎在顧忌著什麼而不敢說出口,

看著他,及川嘆了口氣,又不是會吃掉他還是怎樣,何必那麼緊張呢,難道自己長得太恐怖?...


怎麼可能嘛。


「總之,先冷靜冷靜~!來,慢慢深呼吸。」


「啊、是!...吸───、哈───。」

照著及川指示去做的日向的確有平靜了下來,

可是他還是在猶豫是否要跟及川實話實講,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接受的,要是對方生氣怎麼辦?


「那、那個是因為影山是王子,然後你...您不是影山的前輩嗎,而且發球又很厲害,人也很帥,那就是大王了...之類的....」

講完,發現及川毫無反應的日向很害怕對方是否在生氣,正想講什麼解釋時...


「及川徹。」

及川對日向說道。


「是?!!」

由於及川是突然出聲,日向不免被嚇到,他直直的看著及川,挺直身體。


「我的名子,及川徹,小不點你呢?」


「日、日向翔陽。」


「那,請多多指教,小翔,我們來做個朋友怎麼樣?~」

及川露出比平時更真誠的笑容,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原因?


停止寫文通知

因為我是個可憐的初三生(
這禮拜必須會考 於是會停止更文 寫文
直到這禮拜日下午為止(O
做為補償這禮拜日考完試會寫一篇短文出來(大概一千~兩千字)
至於預定的那篇可能要再等等
謝謝大家!!!!

預定的文章設定(用來提醒自己)

想寫及日及 可是沒靈感
抱歉貼了這兩個標籤
總之 打給自己 當作提醒


大概會寫 
希望自己可以寫到破萬字-> cp應該是及日及+微微的影日

大概設定:
日向in青葉城西?

及川依賴小不點超嚴重(o)

日向有點病了?

及川初三就跟日向遇見過

並且教了日向基本的排球

日向高一時在烏野 兩人在練習賽相遇


而日向被及川拉去青葉城西?

而影山不能理解日向為什麼要選擇轉去青葉城西。


「小不點,不要離開我,留在我身邊,吶,求你了...?」

「我不會離開及川桑的哦?一直在一起。」
「啊,但是我很羨慕那些女孩子們呢?上學的時間都可以跟著及川桑什麼的...。」
之類的。


伊羅里斯你如果忘記寫,及川跟日向會討厭你。(詛咒自己中)


其實只是想要看到依賴著日向到沒有日向就活不下去的及川,
跟知道這點包容著及川所有的作為結果反而自己有點病了起來(?)的日向


不知道這兩樣子的兩個人互動起來會是什麼樣子。

簡單來說就是想看到弱勢的及川跟強勢的日向,一切只是預定,但是個人蠻想寫出來的,雖然文筆不太好。

不知道有沒有人會喜歡這種設定呢?~

BE三十題(及日)


腐向注意

一點都不虐的BE30題喔WWWWWWWWW盡力了

有些很莫名其妙 大概就是不虐的那幾個吧

希望找到喜歡及日的夥伴


1. 我永遠得不到的你


及川徹永遠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就像日向永遠只看著影山飛雄。


2. 反目成仇


(FHQ設定):


「我跟你可是敵人。」


「嗯,我知道哦。」


於是兩人拿起了武器,只為了殺死對方。


魔王和勇者,終究成不了眷屬。



3. 終其一生的單戀


日向知道及川徹身邊總是圍繞著一群女孩子,當看到對她們如此溫柔的及川,日向決定把喜歡他的這份感情藏在心底。


4. 分手


及川徹和日向翔陽分手了,沒有原因,沒有理由,只有回憶。



5. 與愛無關


及川對日向非常溫柔,日向因此十分喜歡及川,但兩人最終只是朋友。


6. 報復


(FHQ設定)


日向勇者殺了及川魔王,而日向不知道的是,及川是為了報復他而故意被殺死的,因為這樣可以讓他在後悔中渡過一生。


7. 七年之癢


一開始相遇到現在已經七年,當初的熱戀變淡薄,到最後日向還是沒有放棄跟及川在一起,即使對方背著自己偷吃。


8. 殺了你


(FHQ設定)

「小不點,有看到嗎?夥伴的死狀,很令人興奮對吧?」


「殺了你...!」

那是及川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看到日向這種表情。

所有的一切只是為了讓這段謔緣可以由愛人的雙手結束。


9. 一直都是騙局


及川徹恨透了影山飛雄,為了讓影山悔恨,及川選擇日向在一起,對日向的溫柔、寬容,都只是騙局。


10. 錯過一世


(FHQ設定)


日向翔陽跟及川徹是從根本就不同的存在,勇者和魔王的身分,讓他們錯過了彼此。


11. 抱歉,我不認識你


及川徹腦中充滿了日向翔陽,不管怎麼樣都沒辦法忘記,只好裝出不認識他的樣子。


12. 無愛亦無恨


日向從來沒愛過及川,因為他們是對手,日向也從來沒恨過及川,因為他們只是對手。


13. 永遠觸碰不到的戀人


日向總是走在前面,及川徹伸出手追著日向,可是不管怎麼努力,就是碰觸不到。


14. 從未相遇


要是可以重來,日向翔陽希望沒有遇到過及川徹,只因為沒有開始就沒有結束。


15. 無知傷害


日向跟影山是最好的夥伴,這件事情,默默的傷害著及川徹。


16. 我們都老了


及川徹跟日向翔陽唯一的連繫點是排球,但他們老了,沒辦法再繼續打排球了。


17. 如果當初……


如果當初日向早點向及川告白,說不定對方就不會跟那種女人交往了。


18. 「相較於你,他更重要」


跟攻手最好的,通常都是二傳手,最了解攻手的,也是二傳手,二傳手也必須以攻手優先。


所以


「比起小不點你,小岩泉對我來說更重要呢。」


19. 癡人說夢


「小岩泉,小不點喜歡上我了喔!」


「臭川,你還沒睡醒嗎?日向可是跟影山在一起了。」


20. 玩笑而已


「及川桑,我、我喜歡你。」


「欸...真的?」


「唔嗯...對不起!因為跟前輩們打賭輸了...只是開玩笑而已,請及川桑不要太介意!」


及川不只一次覺得,這玩笑是多麼惡劣。


21. 夢裡的圓滿結局


(FHQ設定)


日向夢到了及川跟自己都是普通人的世界,兩人牽著手,十分幸福。


終究只是個夢。



22. 厭倦


及川厭倦了日向那陽光般的感覺,因為它會讓及川被日向身邊的人擠出去。


23. 粉碎性自尊


日向跟影山的勝利,把及川僅剩的自尊給打碎了。


24. 多餘的人


及川徹身邊多了個女生,既賢慧又漂亮,日向不只一次覺得自己根本是個多餘的人。


25. 「請回頭看看我」


「別只看著飛雄,一眼就好,也看看我嘛,小不點。」


26. 生離死別


(FHQ設定)


「唔...!為什麼...」


「說到底,小不點你還是太弱了哦?」


及川擦去日向嘴邊的血,感受日向漸漸冰冷的身體。


27. 到死都沒說出口的……


在日向的遺書上有一句話,是他未能說出口的。


「我愛你,及川桑。」


28. 相思相忘


及川徹一直想著日向的事情,就算失去了記憶也感覺到曾經有那麼一個人是他無法放下的。


日向翔陽則因為太想念及川徹,而選擇忘了他。


29. 撕碎夢想


及川徹因為手部受傷再也無法打排球了,但對他來說最痛苦的是無法親自碰觸日向翔陽。



30. 無愛者


日向翔陽不知道愛是什麼感覺,他對及川徹的感覺也頂多是憧憬。


END